欢迎您访问安徽省寿春中学! 今天是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
 ○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学中心 > 教学研究
 
教学中心
 
 
■ 教学研究
“看得见”的走心教学
发布时间:2021-04-07   被阅读198次


观课笔记
“看得见”的走心教学
陆 梅

    一次,我听了特级教师吴福雷执教的《逍遥游》后,深切感受到其教学核心的魅力——简单的复杂,用简单的形式,引领学生在语文活动中获得复杂的、高级的提升与发展。

    勾勒一个形象

    开课,吴老师顺着主持人提到的“男神”话题与六年级学生聊天。聊着聊着,就自然聊到了一位真正的“男神”——两千多年前的文化名人庄子。庄子其人,学生对他的了解多为一星半点,抑或有些许熟悉却不自知。于是,吴老师出示整理过的庄子生平简介让学生浏览阅读:能从条目式的信息中读出自己心中的庄子形象吗?这是个有思维含量、有思维张力的开放性问题,学生需要阅读思考并与同伴、老师互动交流才能完成个人意义的建构。面对学生口中风格迥异的庄子,吴老师或点头称许,或略有同感复述回应,间或给予简单的几句指点,让我们看到了学生言语表达力的提升。

    但吴老师并不止步于此,转而又请学生欣赏画家笔下各具特色的庄子,并一再强调:每个人心中都能描摹出不一样的庄子。在和画家笔下的庄子来个碰撞后,现在你心中的庄子是怎样的风采?

    于是,文字中浮现的朦胧形象,在直观画面的冲击下渐渐清晰。当学生再次用语言描述庄子时,我们听者心中的庄子变得风神俊逸,如在目前。这个过程,犹如国画中层层渲染的技法,是建立在教师精心筛选素材的基础上。从汲取文字中的客观描述到融合绘画中的艺术形象,再经过学生言语构建的三度创造,渗透了“一千个读者,就有一千个庄子”理念,这就是允许阅读个性化差异落地生根。吴老师用包容的态度给予学生体验、思考和探究的空间,同时综合训练了多项能力——关注检索明确的信息、关联事先准备的知识信息以及解读与整合的隐含信息。

    诵读一段文本

    古文的魅力在于抑扬顿挫、韵味十足,但也因为古今差异显得拗口难读。于是,吴老师多次示范,躬身指导,逐句逐段带领学生攻坚过关,直至字字入目、声声入耳。在学生或低吟慢诵,或激情奔放的读书声中,时闻吴老师亲切的点拨,“想象你双休日所有任务完成后无事一身轻的感受去读”。抑或婉转的提醒,“还是紧张拘谨了,来,深呼吸放松。跟我读,对,逍遥的感觉出来了”!吴老师的示范和指导,不浮华,有品质,是学生“看得见”的走心教学。

    文白对读《逍遥游》,是吴老师为学生深入学习铺垫的过路石。而教师声情并茂的诵读更是打开了学生想象的天窗。老师读得入情,学生听得入境,让人心头顿生感慨:好一个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当吟诵结束,吴老师轻松自在地告诉学生,“理解了就能读正确,理解了就能读出味儿,就这么简单”。我在反思,虽然做法简单,可是怎样点拨在学生疑难处、薄弱处,对即时学情的把握却一点不简单。怎样用教师的语感影响学生对文字的敏感,都是很复杂的。

    讨论一个话题

    吴老师让学生自主选择分成两组:鲲鹏组、蜩与学鸠组,围绕“自己是逍遥的,对方是不逍遥的”主题进行现场辩论。借助这个话题支架,学生从文本中撷取能够证明自己观点的具体语句,并能联系现实,从不同角度进行反驳,凸显了核心素养中思维品质发展的培养目标。

    当被问“你愿意过鲲鹏的生活,还是过蜩、学鸠的生活”时,有些学生想两者兼顾,认为可以先完成小目标也好,等时机成熟再去追求大目标。吴老师没有简单下结论,认为鸿鹄之志必高于后者,只是问道:“人各有志,自在逍遥时,是否多思量:如果一辈子在一个小圈子,是否也就失去了诗和远方?”言有尽而意无穷。课堂的辩论虽暂告一个段落,但关于人生的规划、生活的考量却在另一个舞台展开。用简单的话题在学生心中种下哲学的种子,把学习的外延扩展到生活中,这也是简单的复杂。

    训练一个句群

    语言是思维的外壳,思维是语言的内涵。语文教学要基于文字,走进文字,最后运用文字。庄子的思想精髓和经典文化有没有从文字走进学生的心里,走向学生的生活,需要外在形式的检验。因为“将经典背后无穷的意味和深刻的道理,用儿童最能接受的方式顺利地交付”才是走进经典的有效途径。

    以下片段看似只是比一比、学一学、练一练的简单操作,学生发言折射出的却是有思想有内涵的东西。同时获得的还有整合、分析、评价、创造等多种能力的提升。

    先得法:生活中要想更快前进,实现远大理想,助推我们的“风”是什么?读读孔子的话,说说孔子认为成功需要什么?同样说道理,孔子与庄子的差异在哪里?

    再用法:在创设的情境中内化所学,进行表达——用庄子之言练习劝说。

    借助提问和比较的阅读策略,学生对庄子与孔子的表达特色自然有了体会。原来,孔子说理常常直言、明言,而庄子说理多用“三言”——寓言、厄言(夸张)、重言(引用)。对表达特点的探究,紧扣住了第三学段目标考察的重点。

    在“劝说”的言语实践过程中,吴老师化身被劝者的角色,与学生随机对话:一会儿表示只学皮毛即可,一会儿自辩天赋有限,努力无用。每每都在学生言词将尽时来个拐弯,把劝说引向深度对话,让听者明显感觉到学生言语表达能力在拔节一样生长:思维更深入,言辞更完善,角度更新颖。

    “环节简单、方法简单、过程简单,但学生人文、语言、思维、审美等核心要素的提升却不简单。”一篇庄子的《逍遥游》,被吴老师用简单明了的四个板块呈现得酣畅淋漓,引领听者在语文的世界里挟风而行,逍遥遨游,醉倒在简单的复杂之中。

    (作者单位系安徽省合肥市六安路小学)

关闭窗口打印页面

皖公网安备 34042202000003号